作者:楊瑪利

總編輯的話

小心,愈來愈多人跟台灣說再見

只要經常在國際間活動的台灣人,一定對近幾年來台灣快速流失的國際競爭力憂心忡忡。

     不久前,我與一家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台灣高階主管聊天。我請教他們今年業績如何?他們回答:當然很慘。甚至一份最新業界調查,四大的台灣合伙人平均年薪已在亞洲地區倒數第二。

     他們反問我,「你不覺得,我們今年活動辦得比以前少很多嗎?」由於經費減少,以往辦活動必備的點心咖啡茶等,有時會被要求取消。本以為四大是國際級企業,會跟著台灣客戶跨國發展,或許可不受台灣內部影響,沒想到也深陷困境。

     為什麼狀況這麼糟?大伙你一言我一語,解釋不外乎:政府施政優先順序錯了,例如該盡快通過的法案一直沒下文。以金融業期盼已久的監理沙盒為例,一直沒通過,業者不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深怕觸法,導致政府推動金融科技口號喊得響亮,但業者真正能做的有限。

人民對未來悲觀 用腳投票離開家鄉

     近年來,這股沉重的無力感早已深入各行各業人民心裡,幾無倖免。普遍情緒是,悲觀、失望、無能無力、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敢想未來。即便努力跟政府建言,也不能改變什麼。

     因此,走上街頭抗議的人愈來愈多,但更該注意的是,那些根本不會走上街頭的人,已有愈來愈多人默默用腳投票,離開台灣。

     6月中旬《遠見》出版《一次看懂大學考招、108課綱》專刊,文中分析,過去五年來台灣資優高中畢業生,愈來愈多選擇到海外就讀大學。

     截至專刊出刊前,北一女申請國外大學的錄取人數從23個倍增至今年50個;建中也從去年29個成長到今年42個,師大附中約40名。還不包括其他學校的出走高中生。台灣不少大學校長、教授,也不看好台灣高教,紛紛送子女到海外讀大學。

     本期《遠見》最佳大學排行榜,調查全國100多所大學校長、副校長意見,他們對台灣高教的國際競爭力充滿憂心,最希望政府放手。

     6月21、22日,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邀請三次普立茲新聞獎得主、《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來台演講他的新暢銷書《謝謝你遲到了》。七年前他曾經來台。本次離開前他分享觀察,七年前他感覺台灣還是充滿希望、樂觀,但這次他感受到整個氛圍變得很悲觀。為什麼?本期有精采報導。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 2
  • 1
  •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