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億傳奇

作 者 / 彭建偉
出版日 / 2016-01-14
出版社 / 遠見雜誌
裝 訂 / 平裝
ISBN / 9789863209164
開 本 / 14.8*21
頁 數 / 256
重 量 / 430 g
書 號 / BGVP015
版 本 / 無注音;無英文
  • 定 價:$ 350 元
  • 優 惠 價:85折,$298

01 貧困的童年 動力來自於「她」

如果說我有非凡的成就,有一大半的功勞是原自於「她」—— 我的母親。

穿著長長的燕尾服,肩上披著閃閃發亮的彩帶,這是安聯一年一度頒獎的場合,我帶領著NPG集團,當我站在舞台上獲頒全馬總冠軍,前所未有突破三億FYP(保險首年所繳保費),這是我從未想過的畫面。六度蟬聯總冠軍、三億組織的誕生,目前這在馬來西亞是神話,也讓我成為亞洲保險業的頂尖人物。 

回想起23年前,當時只有18歲的我,只是一個站在購物中心頂樓上,油漆著卡車般大的冷氣機的年輕小伙子。當年,我被「租借」到麻六甲工作,我總是赤裸著上身,年輕而結實的手掌上拿著刷子,不停地反覆做著相同的刷油漆工作的苦力。熾熱的陽光將我的肌膚曬得發燙,吃飯、睡覺都在這塊小小的天台空地上。幾天之後我實在是受不了,站在天台上對天空大喊:「以後我再也不要做粗工!」 那一刻,我下定決心要掌控自己的未來。

過去,很多人有機會在不同的演講場合,聽過我分享過去成長的心路歷程, 我不是只有談夢想和成功,而是成功背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過去,這也是促進我更堅定現在的信念。

我成功後,應邀到各地進行公益演講。無論是「談成功」或「激勵別人」,都一定會分享自己成長所面對的挫折。我想說的是,這些都不是白上的一堂,凡經過一定會留下痕跡。而每次只要提到「媽媽」,我一個大男人,眼淚還是會潰堤。媽媽是我成功的啟蒙,也是影響我一生最重要的人。

很多人認識我,但對我不熟悉。我出過兩本書(著作:《一億人生》和《二億組織》),卻從未將自己的故事完整的公諸於世。請容許我簡單介紹我自己:我是Norman Pang 彭建偉,祖籍客家惠州,馬來西亞出生。我出生在馬來西亞八打靈市,我不是含著金湯匙出世的富二代,自小家裡貧困,一家人的生活重擔,靠的都是媽媽。

因為要養家餬口,在我小的時候,每天清晨4、5點鐘,媽媽就會開始推著木車上市場,沿途步行叫賣經濟麵,中午回到家裡,還接了縫製皮鞋的零工增加收入。縫合皮鞋需要上膠、縫補,每雙鞋要花半小時以上才能縫好,而這樣也才掙得幾塊錢。媽媽的手經常縫到指頭長繭,反覆滲出的血漬結合黑色的傷疤更是家常便飯,不僅如此,她還要照顧我們四兄弟和處理家務,為了不讓孩子擔心,我們從未聽她喊過一聲累。

每個孩子都渴望假期的到來,當然我也不例外。因為一到假期我就可以打工,分擔媽媽的重擔。我們四兄弟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幫媽媽分擔家務,無論是縫皮鞋、洗碗、做手工、到包裝餅乾都一應包辦。「包一份餅乾可以賺一分錢耶!那時候我覺賺錢很重要!」我比較不擅長縫皮鞋,就只能幫忙洗碗,那時候洗的碗是用一大盆一大盆來計算,導致現在我的手一碰到洗碗精就會脫皮。

小時候的我很頑皮,把媽媽弄哭了後,就會跑到後院去對著小狗哭,和牠說話,怪自己為什麼總愛惹媽媽生氣。

我還記得10歲的時候,在家裡附近盪鞦韆,為了追求鞦韆的高速快感,竟然冷不防從鞦韆上跌下來,左眉下方的眼角處開始血流如注,可把媽媽嚇壞了。還有一次,我騎自行車跌倒,臉部正面朝下,左邊眉毛撞傷,因為受傷位置太靠近眼睛了,醫生甚至說可能會失明。這可不得了,媽媽聽到這句話簡直被嚇暈了。這兩次左眉眼角的受傷,各縫了四針與六針,長大後,我的頭髮可以蓋住疤痕,卻挽不回當時媽媽的心痛。

壞事不過三。同樣也是10歲的時候,我一時興起跑去爬樹,結果不慎從樹上跌下來,樹根狠狠的插入我的右小腿,小腿肚縫了12針。當然,我的頑皮依然傷了媽媽的心。這次受傷導致我無法上學,在家休養的日子裡,我感到無比內疚,尤其看到媽媽為我難過,我暗自發誓,一輩子都要孝順媽媽,不要讓她再為我傷心。

媽媽為了讓我們幾個兄弟住得舒適,寧願付多點錢租排屋,但爸爸嗜賭,經常在媽媽捉襟見肘的時候回家要錢,這一幕在我心中久久不能釋懷……我記得17歲那年,有一天放學回家看到媽媽在哭,才知道家裡的錢都被父親輸光了。那時候我以為我是恨他的,直到多年後的今天,直到爸爸已經不在人世,我才發現,原來我對他的恨都是愛。

這樣的生活經歷,讓我下定決心,長大後一定要發奮圖強,很努力賺錢,這輩子不再為了錢為難自己和身邊心愛的人。

曾經是「壞」小孩 

我在讀幼稚園的時候,以蠻力 被冠上「大王」的稱號;今時卻是靠著自身的努力奮鬥,被大家稱為「壽險天王」。

「有一次學校裡有位學長不知怎麼惹到我,被我招呼巴掌,那次之後,身邊的同學都叫我大王了。」

我小學快畢業時,因為乒乓球打得很好,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許多同學、學弟學妹都仰慕我。當時,連黑道也相中我,他們以為我可以呼朋引伴,就想要吸收我為「小弟」。但我已經可以體會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而且因為怕家人擔心,我直接拒絕了黑道大哥。我說這樣會被我爸媽罵,還放聲大哭,把一群黑道大哥嚇壞了,之後他們就沒再找我。

上了中學後,我「不小心」考進了第一班,當身邊的同學都以功課為重,受到環境潛移默化的影響,我也忽然間變得很斯文,開始愛看書。因為當時的我身邊結識的朋友給予很大的影響力,我的思想也隨著改變,還被選為班長。從小我就了解,身為一個領導者必須肩負的使命與責任感。我知道若要別人信服,首先就得以身作則,努力成為被學習的好榜樣;再加上當初潛在的好勝心和害怕失敗而丟臉的心態,我很努力讀書,讓自己可以一直維持在第一班,不致於被分到別班去。

除此之外,我是那種只要我想要的東西,就會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並達到的人。除了課業成績優異,我在運動方面也有不俗的表現,籃球、排球、網球與羽毛球等各種球類運動我都非常擅長,一個人包辦了6項運動代表學校,而且每一項都是核心球員,尤其是乒乓球,還被老師視為具有培訓成為國手的潛力。

高中畢業時,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快點賺錢幫母親分擔家計。為了不想增添媽媽的經濟負擔,我向媽媽表明不願意繼續升學的想法。媽媽非常反對,她認為我是四兄弟之中最會唸書的料子,可以繼續唸為什麼要放棄?那時候,媽媽流著眼淚對我說:「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低頭沒有回答,心裡想:「錢已經被爸爸拿去了。」媽媽看出我的憂慮,每次講到要不要去唸大學,總是吵吵鬧鬧收尾。

高中畢業後沒有依著自己的運動天賦繼續升學,一直是我心中很大的遺憾。二十幾年後,我看到兒子在高爾夫運動展現他的興趣,感受到他的熱忱,因此我承諾他,在馬來西亞讀完高中、滿18歲之後,就送他到美國的高爾夫球職業學校深造。他11歲開始接觸高爾夫球,13歲那年,我們一起看世界盃高爾夫球電視轉播賽,一個年僅14歲的中國籍選手表現不錯,他就問我,可不可以提前讓他到美國去學高爾夫球,想向這個中國籍的小選手看齊。我看到他的決心,雖然不捨,但也親自飛一趟美國,確實研究了解後便讓他去美國當留學生,學習正統的職業高爾夫球。雖然學費所費不斐,但看到他主動爭取自己的未來、在那裡學會自己洗衣、作菜,我覺得很欣慰。

粗工悟出人生大志 

時序再拉回到我13 歲那年,父親負擔不了我的學費,每逢假期,我就會被擔任「工頭」的父親找去新加坡當非法勞工。每次假期後,賺到的零用錢足夠我花一年!一直到我中五畢業後,父親便把我租借給麻六甲購物中心頂樓當勞工,接下來的主要工作就是頂著大太陽,拚命地油漆那卡車般大的冷氣機。我睡在難民營裡,日曬雨淋不在話下。不論工作或吃飯,連睡覺也都在大太陽底下度過,而且工作很危險,一個不小心便可能摔死。

我記得有一次,看著遠處的爸爸拿著被單走過來要給我,眼淚不知不覺往下流。我告訴爸爸:「我想回家。」然而,當願望遇上現實生活的經濟壓力,還是會被無情犧牲。有一天,我終於受不了,那一剎那,我跪下,在天台上對天空大喊:「以後我再也不要做粗工!」我的直覺告訴我,以後的命運不會是這樣的,我認知到未來不用靠父母,我要靠自己去爭取。等父親來接我回家時,我直接對他說:「以後這些工作千萬別來找我。」

的確,要在那樣酷熱的環境下工作,對一個18歲的小伙子來說是多麼痛苦。但正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若從其他方面來看,飽受煎熬的同時,其實也為自我建立更強固的根基,讓我可以在前往充滿荊棘及挑戰的成功路上走得更輕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儘管我很害怕違抗爸爸,而且遭受責罵,但我仍然很勇敢地為自己的前途爭取了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