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無界

作 者 / 宋芳綺
出版日 / 2014-05-16
出版社 / 遠見雜誌
裝 訂 / 硬精
ISBN / 9789863204114
開 本 / 21x28cm
頁 數 / 144
重 量 / 978 g
書 號 / BGVP008
版 本 / 無注音;無英文
  • 定 價:$ 380 元
  • 優 惠 價:85折,$323

佛光緣美術館的藝術橋樑──李奇茂

當代國畫大師李奇茂教授是台灣水墨藝術界的泰斗,他的藝術成就享譽國際,作品緊扣時代脈動,從文化和歷史的變遷軌跡中觀察,在深刻體驗中找尋靈感,進而突破當代水墨的限制。他說:「藝術源自生活,生命本質的事才是真正觸動人
心,唯有把文化放進畫裡,心的感動才會出來。」

從「畫形」到「畫心」

李奇茂於一九二五年出生在安徽省渦陽縣,幼年跟隨廟畫家陸化石學畫,懵懂之間開啟了他對繪畫的興趣。來台後,進入政工幹校美術系,師事梁鼎銘昆仲。一九五六年畢業後,於一九五九年出任母校教職工作。

一九五八年前後,李奇茂於金門戰地任職,兩年期間,他畫了上千張的金門速寫,於三十五歲時舉辦個展,展出「金門系列」。三十六歲時的「吾土吾民」系列,每個人物的線條工整,筆多墨少,可見他「以形畫形」的深厚功力。

李奇茂的寫實美學為他在當時的畫壇打響名號,但他並未以此自限,仍努力尋求突破、創新,將水墨藝術推向另一境界。

一九七二年,李奇茂應邀出訪歐美,有大半年的時間在國外參訪展覽。隔年返國後,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歐遊寫生畫展﹂;此時期的他,畫風丕變,不再純粹以線條寫形,線條、水墨與留白的運用,開啟了畫風的新境界,他的動態人物速寫令人物畫更具生命力。

李奇茂認為:「要寫生更要寫意,寫意也要寫生,如此,自然能夠神形俱現。如果只求畫得像,就不是藝術,看照片就可以了。」六十歲過後的李奇茂,由於個人的修為、學養、禪悟等種種因素,畫風進入更深一層的境地。此時,繪畫對象已完全超脫形制之外,與畫家的心相交融,進入「以心畫心」的境界。

這時期的畫作中,已看不見太多線條,不論筆與墨,只見墨團渾暈,如:「荷」系列作品,表現的就是「無象」之形,完全超脫了「荷」的形制,充滿詩意想像空間。李奇茂說:「以心畫心很難,我現在不斷洗心、養心、養性,用簡潔的方式處理畫面,形成更多的趣味性和由繁到簡的筆墨意境,追求繪畫的精神性。」

大師景仰大師

走過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不論藝術成就或學識涵養,李奇茂都是令人景仰的「大師級」人物。但在這位國畫大師心中,推崇的是另一位大師――佛光山的開山宗長星雲大師。

談起與星雲大師結識的因緣,要推回到五十多年前的一場﹁佛化婚禮﹂。當年,李奇茂與師母張光正老師相戀,論及婚嫁。張光正的父親疼愛女兒,為了要女婿謹守「一輩子互敬互愛、相知相惜」的承諾,要求他們在佛寺舉行婚禮,由佛菩薩見證。於是,李奇茂便在宜蘭雷音寺舉辦「佛化婚禮」,幫他們證婚的正是星雲大師。

李奇茂年長星雲大師兩歲,但他對大師卻十分敬重與推崇。

李奇茂說:「雲大師是我見過的少數幾個具有大氣度的出家人,他深遠開闊的眼界無人能及。星雲大師推廣人間佛教,從慈善、教育、文化、藝術等方面為佛教扎根,這是非常有悲心願力的人才能辦到的事。尤其他創建佛陀紀念館,使佛館成為宗教、學術、文化、藝術的重鎮,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創舉。」

李奇茂與星雲大師有超過半世紀的情誼,兩位大師彼此敬重。佛光山舉辦文化藝術活動,李奇茂必定傾力支持。

佛館成立之初,李奇茂便給予許多建議。在硬體方面,佛陀紀念館風雨走廊上的碑牆以書法呈現佛理禪悟,正是他的巧思。為了這座碑牆,他還動用私人情誼,邀請世界各地的書法家一起共襄盛舉,完成這件具有歷史意義的藝術創作。在軟體方面,李奇茂擔任美術館展出作品評選委員,為各館展出作品的品質把關。

佛光緣美術館的藝術橋梁

李奇茂也是佛館與藝術家之間的橋樑。

「我個人學中國畫,但我認識的藝術家朋友不限中國畫,版畫、油畫、雕塑──各類的藝術家,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把他們介紹給如常法師,成為美術館展出的重要資源,」李奇茂說。

李奇茂個人的藝術成就令人景仰,但更令人敬重的,是他提攜後輩、無私奉獻的精神。他引薦許多傑出優秀的藝術家在佛光緣美術館舉辦個展,但他自己卻未曾在佛館辦過一場個展。他說:「佛光山如果舉辦聯展,我一定參加,個展的機會就讓給別人吧!」

年屆九十歲高齡,李奇茂仍不辭辛勞南北奔忙。他說:「如常法師經常打電話找我,我說:『你不要找我,我每個月到佛館一次,有什麼問題你可以問我。』」

為什麼可以如此勞而不倦?李奇茂說:「我是受到星雲大師的精神召感,大師的身體不好,但他為了弘法,一年要轉地球幾圈哪?有一天,我在揚州大覺寺見到他,怎麼隔天他就跑到馬來西亞去了?星雲大師真正無私無我,將自己的生命都奉獻給大眾。」

有些人認為,佛陀紀念館是娛樂場,李奇茂認為這是錯誤的偏見。他說:「佛館不是娛樂場,我門,海納百川,使萬教歸宗。在佛館內,小到一張椅子的擺放、一間廁所的設置,在在考慮到一個人的基本需求。這是星雲大師慈悲、細膩的心,看到每一個人的需要,」李奇茂說。

護持大師、捐出珍藏李奇茂和夫人喜好收藏茶壺,收藏了五十多年,從十一世紀到二十世紀的茶壺都有典藏。為了支持星雲大師在宜興大覺寺重建祖庭,李奇茂和夫人把市價近新台幣十億元的三百把茶壺全數捐給星雲大師。

李夫人對星雲大師說:「師父,我把茶壺捐給您,您要怎麼運用都可以。宜興大覺寺是大師您的祖庭,我的母親正好是常州人,常州在宜興,宜興又是茶壺的故鄉,我們都是用感恩的心情回到娘家,三個『娘家』都在一起,這意義特別重大。」

星雲大師說:「妳這麼用心地送這一批壺,我不會虧待這些壺,我承諾妳,會在大覺寺蓋一座茶壺博物館,好好典藏這批壺。」

一份心意、一個承諾,是李奇茂夫婦和星雲大師彼此相知相惜的情誼。